外婆亲一下

今年六十七,

外婆准备去参拜法王,

外婆属兔,是个典型的湖南老妈子,特别啰嗦,外婆有许多坏毛病;爱偷懒耍滑;喜欢装腔做事。外婆还信教。人家都信佛教。可她却不走寻常路,考察了一圈。最后信了喇嘛教,以至现在家中整日弥漫着酥油茶的味道:信了宗教就得参加宗教活动才。

买回了一大箱子不知名的香炉,

我用脚趾头想都想得到一定是便宜的假货!

听别人说还要抄经文。

没经过任何心理斗争,

轻轻松松地就算了,

外婆的视力却好得很!

我探知情况并非如此。

参加寺庙活动;但因为目的地远在尼泊尔;于是果断放弃;可最后她却伙同一群老妈子去了本地的喇嘛教庙。外婆抄了一阵,却又嫌经文太多。抄久了对眼睛不好!不抄了。可据我所知,我又发现外婆有点儿耳背,舅舅和舅妈也都是知道的,可过了一段。

于是我当面去质问外婆,外婆却不以为然,只是白了我一眼,您是真听不见还是假听不见?我这么大把年纪了。大惊小怪些什么?有时候听不见很正。

这个倚老卖老的老太婆,

外婆还特别喜欢种菜,

把我气得眉毛上扬,外婆的规矩也很多;譬如大人说话小孩不许插嘴,吃饭必须用手把碗托住端好!喝汤不许发出声音。就骂我没个女娃样,她只要一见我走路蹦蹦跳跳,外婆家还是使用的柴火灶?她习惯把装有种子的小布包用温水。

放在饭后尚有余温的灶台上,

微风习习的春日;

外婆那厨房里的灶台上,

正是一个空气尚新。种子们都急着从布包里探出头来;外公也眯着眼睛倚在走廊的躺椅上打瞌睡,外婆却在菜园里忙。

光着脚丫踩在菜园里新翻的泥土上,

我与弟弟一点儿也没让外婆省心;软绵绵的可好玩了!踩烂了外婆垅好的园埂!外婆赶我们,我们也不走,她说我们的脚丫迟早会烂掉的,果不其然。外婆一边不停的数落我们不听她老人家的话。我们姐弟俩的脚丫被地里的腐气冲坏了。一边又为我们的脚丫细细地抹上。

就连她晚年的生活乐趣打牌都没有打过超出一元的,

在外婆眼中,香油便是一切解毒治病的良药外婆这一生都不舍得花钱,虽然外婆的臭毛病不少,但是她却教会了我许多。我爱她敬她念她,如今上学,虽不能伴在外婆身边。身在异地,如果可能。我真想张开双臂,但我的心一刻也没有离开她。亲一下:紧拥着。

小编精选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