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把我画给你猜

但是爱情总会降临,

而是来自那个深爱你的人。

有些人瞧不起爱情,有些人不相信爱情,还有些人甚至恐惧爱情;就像春天的雨滴落在孤独的草上,只不过它不是来自天空,把我们的相遇画给你小艾觉得自己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忙。

她成了一个小助理,

刚刚毕业。每天早上去主管那里领到当天大山一样的工作任务,并且因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随叫随到。看过么?两部传真,小艾就是那个可怜女助理的现实版!唯一的不同大概是她的上司每天早晨要喝的是豆浆而不是咖啡;这天早晨,她从拥挤的电梯里跑出来。不知道踩了谁。

竟脱手而飞,

也顾不上回头。匆匆扔下一句对不起就跑向办公室,手里的豆浆因为很烫,拐弯的时候没拿稳,还好没有洒到人!

画上是一只男性的脚,

但结果还是免不了一通训斥?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小艾听到传真机在响,是不认识的号码。接下来一看,是一张奇怪的画。穿着耐克的运动鞋,耐克的白袜子。鞋面上被人踩了一个脚印,小艾莫名其妙,难道这是自己刚才踩到的那个人,是我踩了你的脚吗?赶紧回过去一句对不起,很快回复过来。如果你每天早晨都要买。

你可以让他们顺路加上你的,

没关系,这家快餐店每天早晨给楼上许多公司送豆浆。小艾试了试,果然可以,每天早晨害她迟到的排队买豆浆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。以后的很多天,每天早上刚坐到位子上;她就会接到一张画,有的是脚在巴黎的埃菲尔铁塔。

还有的是脚踩在一座高高胖胖的雪山上,

有的是那双脚出现在宏伟的金字塔前。所有的景物都是卡通袖珍版的铅笔画,可爱简单的线条,看来这双脚的主人喜欢旅游呢?让人的心情陡然好起来!小艾心想,不由得笑了笑,可他是谁呢?这栋楼里的公司。员工更是蚂蚁一般出出进进?大大小小几。

小艾就会在见到对方的时候面红耳赤,

要找一个模糊的身影,太难了,把好点子画绐你21岁的小艾从来没有谈过恋爱!她有一种奇怪的男生恐惧症。正常的异性交往没有问题,可是一旦他们之间有了任何往爱情方面发展的。

心跳加速,

大二那年,

血压升高,手心不断渗出汗来。继而不敢再见这个人,大学时她偷偷去看的心理医生说:这种情况等她遇到了自己真正喜欢并了解的人时,就会克服。可实际却是:往往小艾还没有了解一个人,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他的时候,她就已经不敢见他了;一个大四的学长曾经向小艾表白过,然后她的恐惧症就发。

整整一个星期不敢回学校,后来的半年时间里。也是在家和学校之间走读,直到学长毕业离校,等小艾收到一张画着两条穿牛仔裤的腿的图时,她开始注意自己身边。

有一天她把一沓资料撒了一地。

俯身去捡的时候;

看到两条穿牛仔裤的腿从眼前走过。急忙抬头,可那时正是中午休息时间,来来往往的人很快将那两条腿淹没了;世界上穿牛仔裤的男人那么多!怎么分得出,小艾笑自己。后来传真机里传出了更多的穿着不同裤子的腿?牛仔裤,运动裤,什么也证明不了;但是说?

心里的兴奋却井喷似的往上涌。

回到座位上。

她依然不知道那人是谁。什么样子。多大年纪,甚至不清楚他的用意;他是在拿她寻开心吗?努力啊!这天她接到主管派来的艰巨任务,小艾表面上职业性地微笑,这都要感谢神秘人。今天传来的图片是穿格子衬衫的上身,很英伦的味道:小艾疯狂地查看MSN好友!我一定要把你找出来!把雨天的伞画给你这天下班时,小艾在电梯里看到个穿牛仔裤格子衬衫的。

那一刻,

你都不知道对方是猫是狗就妄想谈爱情了。

那是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大叔。看上去很有艺术气质。是他吗?她心里不是没有失望的,想起那句嘲笑的话,但是她的心还是开始狂跳?手心的汗湿了紧紧攥着的钱包。她觉得自己快要晕倒了,你没事吧!大叔问她,眼睛里的关切很陌生,但还是没有力气答话?直到大叔最终毫无表示地走出。

只默默地摆了摆手;

也不管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小艾才舒了一口气,她意识到其实自己最主要的问题,这件事让小艾开始惶恐,不是关于神秘人,而是关于她自己。不管这世上是不是真有一个默默关注她的男人,不管他愿不愿意将来有一天真正走进她的生活,小艾她,实在是没有办法面对!

注定只能自己过。

找一个没有爱情的男人。

纯粹用来做伴儿,

是它们陪她度过了初入社会最艰难的一段日子。

也许她这一辈子。整一整那些画;已经有很厚的一沓了;它们中有的逗小艾开心,有的教会她职场的技巧,还有的纯粹和她谈天。白皙的手指每动一下:小艾一张张地翻,心里都像被蝎子蜇中一样疼;她决定以后再也不收他的传。

小艾真的忍得很辛苦。

小艾在公司楼下的女装店转了一会,

决定冒雨回家去,

第一天,第二天,第三天,看着不断响起的传真机,他早晚会放弃的,下班时天下雨了;哗啦啦地,久久不停,一个小男孩跑过来,这个给你,随即钻进人群中消失了。说完塞给她一把雨伞,小艾转身找了。

画的是一双手。

指节消瘦而修长;

人流滚滚的商店门口,

把我的眼睛画给你小艾向神秘人坦白了;

回过来的还是一双手?

毫无踪迹;掉出一张画,雨伞打开来,右手的食指与中指间,夹着一支铅笔,眼泪滴滴答答地滑下来,小艾撑着伞哭了,好像满天的?

想象一下吧!

比了一个"OK"的手势;自己有心理障碍,小艾写道:你不明白的,我不能和你说话;我没有办法与你接触,不能牵你的手,我甚至不敢见你,你不会想要我做女朋友的;那边没了回音。顿了顿;小艾难过地闭上眼睛。她想自己以后要加倍努力。

像太阳。

不好意思!

然而传真机又响了,为一个人的老年生活攒钱,那双手比了一颗大大的心,内里全部涂成了红色,那么耀眼的红。附言是:红色铅笔没有了,我找了很久才翻到一瓶红墨水;从此以后。她收到的画越来越多。小艾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收传真。她有了他的。

他的耳朵告诉她他喜欢听的歌;

他这样把自己画给她猜,

甚至发型,他的鼻子给她讲了他小时候被狗追撞在电线杆上的笑话,吐出舌头模仿金凯瑞的喜剧扮相,他的嘴巴则张得大大的,小艾笑着笑着就明白了。其实是在用一种她不会抗拒的方式使他们。

并进而一点点消磨她的恐惧感,让他在她的心里变得越来越熟悉,越来越可亲近,直到有一天,她再也不会害。

他就会出现了,

是眼睛。

小艾收到了他的最后一张画,

然后在这个飘着雪花的圣诞节,

不会逃走,他们默默地等待着那一天,平安夜;看到他那铅笔画的逼真的瞳仁。像他本人一样有力而带着笑意地注视着自己。她不意外;不慌张,小艾捧着礼物盒一步步走向约会的。

她不需要带上自己那一大抽屉的画来辨认那个熟悉的神秘人,拨出了传真机上显示的号码,也再没有了忐忑和恐惧,她必将走向他;她知道无论发生什么?也不必慌忙,不会错,靠窗的。

他从座位上站起来。微笑着叫了一声,窗外的人群熙熙攘攘。但是小艾听到的自己的声音。很清晰,很坚定;好久不见。不!

小编精选

相关阅读